商圈

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> 游走商圈> 【百乐门风云】远东第一乐府背后的名流大佬们

【百乐门风云】远东第一乐府背后的名流大佬们

发布时间:2016-04-08


愚园路218号与万航渡路(原极司菲尔路)转角处,是上海滩旧梦最耀眼的地标——百乐门舞厅,它是海派文化的典型代表,也是上海人生活方式和精神气质的缩影。百乐门舞厅,从来就不是一个单纯的娱乐场所。川流不息的舞客中,他们的真实身份难以辨认;谈笑风生中,他们的真实意图欲盖弥彰。声色犬马中,百乐门里也从来不缺少故事。

图片1.png


南浔“大象”
造梦静安寺

1933年12月14日晚,百乐门舞厅正式开幕。时任上海市长吴铁城携夫人光临开幕式,并亲自为百乐门“开门”,传为沪上佳话。

在当时娱乐致死的时代,《申报》对百乐门开幕的报道延续了一周,但是,这座“远东第一乐府”的老板却一直没有露面,甚至连名字都没有提及,确实令人费解。

百乐门到底是何人投资建造?为何大老板会在如此重要的开幕式上缺席?答案就藏在上海近邻——南浔的土地上。

清光绪年间,湖州南浔出现了一群做丝生意的人,他们与上海的洋行挂钩,使得南浔这个弹丸之地,百年前就出现了一群富商。当地人将这些财产达千万两白银以上者称之曰“象”,当时共有四人被联名称为“南浔四象”。即:刘墉、张颂贤、顾福昌、庞云镨。

顾福昌,是“四象”中最早发达的一位。他抓住商机,下乡低价收购丝,运到沪上高价卖出,大批出口,最厉害的时候还买下了外滩的金利源码头,自己也当起了美国旗昌洋行的买办。

与洋行洋商打交道多了,顾家的生活也趋于洋派,在南浔镇上建造了自家的舞厅。谁知人有旦夕祸福,一场丝灾把顾家打垮了,不得不把金利源码头和南浔老宅卖掉。但是,瘦死的骆驼仍然比马大。

图片2.png

顾联承,是顾家在沪上的“富三代”,已经完全海派了。他十分喜欢体育运动和社交,继承家业的时候搞多重经营,除了继续办丝厂,他还成了珠宝业的行家。面对十里洋场的纸醉金迷,他无法抵挡舞厅的诱惑,因为他一直有一个梦想——当初老太爷被迫将南浔的舞厅卖掉,现在日子好了,应当在上海重建一座。

适逢张颂贤的重孙张叔驯,也是上海滩最会玩的小开之一。汽车、跳舞、收藏,无一不精,常在自家花园里开派对(湖南路105号,现为上海交响乐团)。他不仅主张投资建造最为豪华的舞厅,还主张建造最豪华的电影院。三十年代,张颂贤的儿子,即张叔驯的父亲张石铭已经去世,大儿子张芹伯当家,他经不起弟弟张叔驯一再劝说,将大笔钱财投向了上海的娱乐界,成了百乐门的最大股东。

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几年之后张家投资静安别墅失败,不得不出售百乐门的股份,如此一来,顾联承这个百乐门的大老板才坐稳了。

图片3.png

当年发行的百乐门股票



顾联承
“百乐门”使他进入了历史

顾联承和夫人刑景贤都是著名的佛教居士。一般人很难想象,一个十里洋场上的舞厅老板,一个与风月场沾边的商人,会有怎样的佛教情结?

顾联承入世很深,出世也很深,一生为佛教界做了大量的好事。他和夫人曾请金山活佛与圆瑛法师来顾家留住供养,一生都在对名刹道场行布施,修复殿宇,造像装金,遍布江南。1933年,顾联承捐出祖传的一块地产,即延安西路、镇宁路路口的一个花园,为圆瑛法师建造一处两层楼的殿堂,又添置许多家具,作为圆瑛法师在沪传经弘道的道场。1934年殿堂建成后,命名为上海圆明讲堂。

图片4.png

顾联承

顾联承皈依圆瑛法师后,法名莲成;又皈依印光老法师,法号证心,他的夫人刑景贤也笃信佛教,法名明心。

了解了他们的信佛之心之行后,我们对这对富商夫妇的低调行为也多了一份理解。



盛爱颐
热衷实业的民国才女

1933年百乐门开幕,台前台后最忙碌的,是一位西装笔挺的“大块头”,他是晚清重臣盛宣怀的女婿、七小姐盛爱颐的丈夫庄铸久,时任百乐门的早期经理。其实,庄铸久能当上百乐门的经理,与他的夫人盛爱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盛爱颐是清末民初上海最大的官僚资本家盛宣怀的七女儿,与宋子文之间有一段夭折的情缘。这位七小姐就读上海圣约翰大学,精通英文,能画善绣,写得一手好字。

图片5.png

盛爱颐

那时宋子文刚从美国留学回来。担任汉冶萍公司总经理盛恩颐(七小姐的四哥)的英文秘书。常常出入盛府,认识了盛爱颐,并与七小姐坠入爱河。但是七小姐的母亲对宋子文的出身抱有极深的成见,何况宋子文当时只是一名小秘书,他诚惶诚恐的求婚自然遭到了婉言拒绝。

1923年2月,孙中山在广州建立大元帅府,催促宋子文南下广东,参与革命工作。宋子文希望与盛爱颐同去,可是任由他摇唇鼓舌,七小姐却拿不出这份勇气。

1930年,宋子文再次返沪,已经娶了大家闺秀张乐怡。七小姐为此伤心透顶,大病了一场。两年后,32岁的盛爱颐才嫁给了表哥庄铸九。

婚后,她从自己所得的遗产中拿出60万两白银,投资在百乐门的建造上,并由丈夫庄铸久出面参与管理。其实,盛七小姐夫妇之所以投资百乐门,也是因为亲戚关系,她的姐姐盛静颐嫁给了南浔刘家(四象之首刘墉家族)的刘俨亭,而顾家的顾乾麟又娶了刘家的小姐。

图片6.png

刘、顾、张、盛,这四个家族之间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联络有亲,都成了一家人,生意上自然互相帮衬。



张学良
百乐门掩护下的“联共抗日”

树大招风,花香引蝶,各界舞客、社会名流峰峰慕百乐门之名前来。少帅张学良1934年1月8日从意大利回国,在沪住在莫利哀路(今香山路)2号。听说有个百乐门舞厅开张,十分高兴。他本就有花花公子之风,听说百乐门光鲜美艳,于是便去百乐门跳舞,并且很快喜欢上了这个舞厅。以后,他每次来上海,如1935年12月中旬、1936年初等,他都要到百乐门来跳舞。他在法租界的皋兰路有花园洋房,但为了便于跳舞,在常熟路、淮海中路路口(现在的美美大楼)也租了房子。

图片7.png

少帅张学良

不仅如此,张学良还利用在百乐门跳舞的间隙,在百乐门内的旅馆开了一个僻静的房间,在此会见一个重要的客人——“九一八事变”中毅然奋起抗敌的抗日名将李杜将军。李将军是与中共地下党接近的爱国名将,张学良后来就是通过李将军,找到了中共地下党,这是他走向“联共抗日”,发动西安事变的第一步。

只是谁也不会想到,历史上这重大历史事件的最初一步,居然跟这百乐门有关。



卓别林
流连忘返百乐门

驰誉世界的喜剧大师卓别林,生前也到百乐门跳过舞。

那是在1936年初,卓别林与新婚夫人宝莲﹒ 高黛在拍完了电影《摩登时代》之后,两人乘邮轮蜜月旅行,特意来沪访问。上海文艺界人士知道以后,特地在2月5日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宴会。京剧大师梅兰芳当年访美时曾会晤过卓别林,这次在宴会上再度重逢,分外高兴。卓别林并向梅兰芳表达了他想看京剧的愿望。梅兰芳就在当晚陪同卓别林赴新光大剧院观看马连良演出的京剧《法门寺》。

更有意思的是,卓别林在沪期间,听说上海有个百乐门舞厅,便明确提出要去光顾一下。于是,在文艺界人士的陪同下,卓别林夫妇来到了百乐门,当他们看到了豪华的舞厅,一流的设备,彩色磨砂玻璃铺成的“玻璃舞池”和弹性良好的“弹簧地板”时,禁不住携手相拥,翩翩起舞,在百乐门里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。

图片8.png

卓别林在百乐门起舞

次日的报纸上,还刊登了卓别林夫妇在百乐门跳舞的照片,一时传为沪上佳话。



维克多·沙逊
被百乐门气出来的仙乐斯

英籍犹太人维克多·沙逊,1923年来沪,先后在沪开办沙逊银行等30家大企业,著名的和平饭店(原沙逊大厦)就是他投资所建,是上海滩赫赫有名的地皮大王。

他在一战中负过伤,走路时脚一跷一跷,人称“跷脚沙逊”,虽也直鼻深目,但相貌平平,如不注意打扮,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。

图片9.png

   1934年圣诞夜,沙逊来到百乐门跳舞,按当时的习惯,凡是所谓“高等人士”,在跳舞之后,服务员便会捧上账单,舞客只要提笔签字,就可离开,到月底结账。恰巧那天的服务员是位新手,不认识沙逊,却要沙逊当场给现钞。沙逊对此大发脾气,那位服务员也不甘示弱,冷冷地刺了他一句:‘要图舒服你自己盖一座舞厅好了!’他一气之下回到洋行,便传令建造一所舞厅,规模要超过百乐门,这个舞厅就是仙乐斯。

百乐门与名流的关系,似乎一直以一种暧昧的状态存在着。如蒋介石之子蒋经国、蒋纬国,美国驻华特使马歇尔等,都到过百乐门。还有不少名人,由于身份特殊,只能微服私行,不露声色地光顾百乐门。虽然现存的资料稀少,但是,我们仍然可以从仅有的文字或影像资料中,想象出百乐门曾经的风光和名气。而这些与百乐门有关的传奇故事,也早已成为静安寺的历史,融入上海的城市记忆,历久弥新。


搜索微信公众号“静安寺商圈微社区

qrcode_for_gh_6c2a5a0b129d_258.jpg

不一样的商圈,不一样的生活

@Copyright 2012-2015 JingansiCBD. All Rights Reserved.上海静安 沪ICP证16986号
地址:上海市静安区常熟路100弄1号 版权所有:上海静安寺商圈企业服务中心 技术支持:上海岩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